苏州大学唐文治书院欢迎您!

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六十二:关于中国当代文学的思考

发布者:曹宜峰发布时间:2019-05-19浏览次数:40

5月18日晚,著名评论家,中国作协党组成员、书记处书记吴义勤老师做客苏州大学唐文治书院,他对当代文学所取得成就的观点和看法与同学们展开讨论

首先,吴老师简要介绍了当代文学的发展现状。中国每年发表的长篇小说数量,9000部不仅是80年代小说生产量的数倍,远超同时期的俄罗斯、法国、日本等文学大国。在作品数量不断增加的过程中,作协对作家身份的审核始终保持严格的标准。即便如此,省一级作协仍吸收了约8万名文学成就很高的作家。另一方面,当代中国也产生了网络作家这一经济效益巨大的社会创作群体他们中的相当部分可以靠写作养活自己,同时,也促使网络文学逐渐以“世界四大文学奇观”之一的身份被认可。文化产业较为蓬勃发展的当下,社会对当代文学的评价有着重大分歧以余秋雨为代表的部分学者认为“当代文学的成就已超越现代文学”,而另一部分则以为不然。

然后,吴老师为大家重点分析了这个分歧

1.对当代文学价值更为肯定的人群认为,随着汉语叙事能力的提高,当代文学被严重低估。现代文学由于其时的功利主义及传统思想的冲突等,语言具有明显的时代痕迹。80年代,以先锋文学主导的“文学革命”,使文学作品逐渐摆脱意识形态的束缚文学性回归。在这一过程中,学者开始有意识地进行当代文学和近代文学的研究,促使当代文学不断被世界接受并参与世界文学架构。这一过程值得高度评价。

2.也有相当一部分学者坚持认为,“现代文学都是垃圾”。其中具有代表性的是德国汉学家顾彬,他评价当代文学在艺术上落后西方现代文学至少一个世纪以上。即便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他也坚持认为莫言的作品缺乏批判性和思想性,语言泥沙俱下。另外,当代文学同样面临的还有“阅读危机”。这不但表现在人均阅读数量不断减少,同时读者对作家的依赖性也持续下滑,作家的劳动得不到应有的尊重。

吴老师认为,与其对当代文学的价值判断,不如思考当代文学制度是否合理。他指出,莫言在获得诺贝尔奖后反而受到了更大的舆论压力,这说明当代文学制度缺乏对作家的肯定。很多人质疑茅盾文学奖的公平,也有人以否定当代文学为荣。在巨大的文学观念分歧中,我们应该习惯于在不同的文学观念中进行文学工作,尊重文学个体的差异性。

最后,吴老师和同学们讨论了如何看待先锋文学的问题。他高度评价“先锋文学”,称之为“一个时代最好的文学记忆”。他指出,“先锋文学”给当代文学创造了独立的审美空间,在探索中真正将当代文学的本体性、主体性推向极端,并与意识形态话语拉开距离。而对于当代文学是否过分看重数量的问题,他强调时代对代文学的需要方式在改变只要每个人读自己想读的作品,通过多元的评论方式赋予它们以意义,那每部文学作品都值得尊重。讲座圆满地结束了,但同学们关于当代文学的思考仍在继续。



通讯: 虎  霈

照片:范宇轩

审核:吴雨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