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大学唐文治书院欢迎您!

唐文治书院学术讲座:罗斯金与朱光潜,论美学的现代性

发布者:曹宜峰发布时间:2019-05-05浏览次数:10

429日晚,耶鲁大学比较文学系博士研究生、清华大学外文系讲师高瑾老师做客唐文治书院,和同学们一起探讨了她在研习罗斯金思想与朱光潜著作的同时产生的思考。

10055335室,同学们层层围着长桌,安静地听着,高瑾老师温柔的声音在这小小的会议室显得格外响亮。高老师从罗斯金的本本著作谈起,从《现代画家》、《芝麻与百合》谈到《留给这个后来者》。尽管同学们对这些名字都略感迷茫,但通过老师细致、全面的介绍,大家渐渐地对罗斯金这位“美的使者”的思想有了初步的了解。

首先,高老师将“爱尔兰独立运动”和“光荣革命”和“新教改革”相联系,简单点明了罗斯金思想形成的时代背景。紧接着,老师详尽地分析了罗斯金美学思想的方方面面。首先是他对画作的品位,高老师以罗斯金挂在家里的名作《奴隶船》为例,以小见大,为大家勾勒出罗斯金略带阴暗与慈悲的性格。其次是介绍其对诗歌的态度,罗斯金认为画本身“是一种高贵的、表达的语言,作为思想的载体是无价的,但本身却不值一提。”而诗歌则是完全“高贵”的。最后,她为我们介绍了罗斯金对建筑的喜好,罗斯金对哥特式建筑充满偏爱,爱其“野蛮”与“不完美”;同时罗斯金也欣赏如英国水晶宫这样工整的建筑,这则出于罗斯金赞同水晶宫背后的意义——为普通民众带来艺术的熏陶。

然后,高老师话锋一转,提出了自己在阅读朱光潜先生作品时遇到的疑惑。朱光潜先生是我国现代美学的开拓者和奠基人之一,也是我国介绍西方美学最权威的学者,他在美学的观点上与罗斯金存在分歧,却也在一定程度上受其影响。在《谈美》中,朱光潜坚定地批评罗斯金多把美感和快感混为一谈的说法,但他们都同意“距离”,即空间与时间,是美的必要条件。

本次讲座的重点放在了罗斯金艺术观念的现代性的方面。从高老师的讲述中我们得知,罗斯金的艺术思想与伦理观对现代的宗教、语言、史观及对荷马的价值判断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但有趣的是,对于现代的哲学大师,罗斯金对康德与黑格尔并无兴趣,甚至在亲身去德国以后,表示对自我中心主义的现代画家感到绝望。罗斯金美学思想具有现代性,又与现代美学冲突。

最后,刘祥安老师对这次精炼又不乏趣味的讲座做出了总结,他指出,高瑾老师仅从一个小问题切入,就可在无数可靠的论据支撑下开阔新的视野,反观当代大学生,看问题常常存在泛滥而随意的缺点。刘老师更表达了对同学们积极地学习高瑾老师谨慎、有序的治学态度的希望。


通讯:杨   

照片:邹雯倩

                                                    审核:吴雨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