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四十五:当代小说创作的可能性

    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四十五——当代小说创作的可能性

    525日晚,在全校师生的热切期盼中,“当代小说创作的可能性”讲座在炳麟图书馆学术报告厅如期举行。北京师范大学教授、当代著名作家苏童先生,著名编辑家、小说家、《收获》杂志主编程永新先生以及辽宁师范大学教授、著名评论家张学昕先生受邀莅临苏州大学,并与唐文治书院院长、著名评论家王尧教授以对谈的形式探讨当代小说创作的可能性。本次讲座由唐文治书院常务副院长,著名学者季进教授主持。

    绵绵阴雨没有阻挡同学前来一睹大师风采的脚步,炳麟学术报告厅座无虚席,静待讲座的开始。几位嘉宾到场,全体师生起立致敬,立即点燃了现场的火热气氛。季进院长依次介绍了当晚到场的嘉宾,在欢迎的掌声中,讲座正式开始。

    首先是由苏童先生讲话,他表示小说的可能性存在两个层面,即发现小说的可能性与“摸高”的可能性。苏童先生举了契诃夫的例子来阐明发现可能性的意义,他认为很多情况下人们在写作时之所以会遇到“写不出”的状况,原因在于无法将经历兑换成有效的文学形式。对此,苏童先生尤其强调了“细节”的作用性,他说道:“小说创作大半的可能性潜藏在细节之中。”他以契诃夫的短篇小说《吻》为例,点明文中的主人公对于自身的经历缺乏表述的能力,只有契诃夫这样的作家才能有效的进行表达。因此他提出,作家在创作小说之时,需要用自己的幻想来填补细节。

    随后程永新先生谈起了他对文学发展的看法,他指出最近几十年中国社会生活翻天覆地的变化,但同时文学发展却没有跟上脚步。程教授赞誉了近年来中国作家在短篇小说上取得的成就,并高度评价苏童的短篇小说,称之为他心目中的“中国短篇小说之王”。但他也指出长篇小说是目前中国小说界的一大弱势。接着,他表示探索小说的可能性需要作家培养独特的敏感性,拓展想象的空间和余地,并认为如果缺乏这两者,将会是创作巨大的遗憾。

    接着张学昕先生针对作家创作的可能性提出了独特的理解。张先生被认为是国内“苏童研究第一人”,他以苏童先生的代表作《妻妾成群》为例,表示作家对自己可能性的诉求与渴望决定了只有作家才知道可能性在何处。张先生认为,对于作家研究的理论是悲凉的,批评家的道路是狭窄的,并特别强调了作家天赋和灵感的重要性。对此,王尧教授补充道,优秀批评家的责任在于发现小说家的可能性以及揭示文中的可能性。

    整个讲座深入浅出,苏童先生巧妙的通过一个个生动的文学例子,以及自己的小说《红粉》的创作背景来阐明小说的可能性。他表示,小说是作家接近事物真相的途径和方法,而这种途径与方法往往是被隐藏的,因此小说的经常是在事件未被证实的情况下诞生的。程永新先生补充说,作家应当在狭窄的空间中寻找想象的维度。他还认为作家在将生活变成小说时是受到相当的限制的,这种限制在于对素材的合理选择,而正是因为这一点,小说往往带有作家浓烈的独特性。随后张学昕先生谈到,作家和编辑家是两条并行的铁轨共同承载文学的发展,而作为批评家应当对作家的文本负责。

    苏童先生还对小说的语言可能性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小说之难在于叙述之难。而叙述即语言。作家对自己的清算和洗牌往往从文字开始,文字是一种载体,让文字消失于文字之中才是小说语言的最高境界。他觉得小说想要“飞翔”,就不能仅仅抓住文字的工具性,而是要将有质地的文字诉诸具体的物象。苏童先生作为作家的幽默、敏锐和理性在他的分享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他独特的角度、深入的见解、洒脱的语言和亲和的态度令全体观众受益匪浅。

    在提问环节,同学们积极踊跃。有同学向苏童老师提问:读者阅读习惯的变化是否对老作家的小说创作可能性产生影响?苏童先生自嘲式的称自己是一个“老梆子”作家,创作很难受到外界的影响,因此在写作中更多的是对于自身可能性的挖掘,而不会过分的迎合大众的阅读习惯。随后其他学生也依据苏童先生的作品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苏童老师同样给与了耐心和细致的回答。

    在四位当代文坛与批评界大家精彩的对谈中,同学们对于文学的认识有了新的提升,也见识到真正大家的风采。从讲座中得到的启示发人深省,从中得到的营养令在场师生终生受益。

    窗外姑苏城的雨还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讲座也在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中完美收官,这次讲座注定给在场的每个人留下大学生活乃至人生中浓墨重彩的一笔,成为永久的美好回忆。

    文字:梁一

     图片:孙雅茹  段晓臻

    审核:王雅喆  吴超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