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四十二:“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及中国人的形象:历史的演变及现状”

     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及中国人的形象:历史的演变及现状 

    20171011日上午930分,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四十二“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及中国人的形象:历史的演变及现状”在苏州大学独墅湖校区1005-5335举行。我们有幸邀请到清华大学学术委员会委员、上海交通大学致远讲席教授、欧洲科学院外籍院士王宁先生向我们讲述了西方视角下“中国”这一形象的历史演变。
    王老师的讲演可分为三个板块:国家形象及其传播与再现、西方的“东方学”和“汉学”批判、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形象之演变,层层递进,深入浅出,令人回味无穷。首先,他指出当前的一大迫切课题便是“在一个全球化的语境下全方位构建中国的国家形象”。该形象的展示对象应是全世界,因此需要找寻一种世人皆可读懂的言说路径,而诉诸于“图像翻译和语言文字的建构”,这一当代翻译的重要方式,便成了实现此课题的关键策略。随后,王老师以不同国家的图像性象征为例:蕴含着友好和平之意的熊猫、表面可爱温柔实质却凶猛机智的北极熊、象征着力量勇气自由与战争的鹰即是对中国、俄罗斯与美国形象的描绘与展示。经由此一策略,展现当下正在崛起的中国,去往昔西方主流媒体对中国形象的“妖魔化”,正是我辈学者之责。
    接着,王老师对西方汉学的发展做了简要概述。尽管率先提出“东方主义”的赛义德在其理论中仍隐匿着些微“西方中心主义”的色彩——对“东方”这一概念的笼统归并,但毋庸置疑的是,“东方学”的提出在学界上实现了对西方优越论的颠覆与解构。有着东方血统并在西方受过系统教育和训练的新一代学者开始面向“东方”,研究中国文化和中国问题,在学界大放异彩。其独到的观察视角和思维方式作为一种“他者立场”,为中国学者提供了诸多新的启示,夏志清的《中国现代小说史》不啻为最好的例子。对于东方文化的研究者,王老师又做了清晰的分类:对东方有深厚感情的学者与仅仅视之为谋生职业的学者。前者自不待言,后者却往往身陷矛盾之中。或厚古薄今,致力于历史问题的分析而回避现实问题。他们在某一点上钻研深刻,有一孔之见,对其余却一无所知;或天然蔑视东方,有着个人因素与意识形态上的仇视,他们极力迎合西方文化霸权主义对东方国家的政治渗透,实为披着学者外衣的新的文化殖民主义者。
    随后,王老师就“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形象之演变”做了详细论述。西方人先入为主的持论可分为如下几类。有的学者以为中国在古老文明衰落后各方面都不如西方,他们为了贬低中国甚至罔顾事实;有的学者以中国为鼎盛的文明古国,是古代世界任何其他国家都无法企及的,而这又陷入艺术家理想化的构想之中,在《图兰朵》演出的盛况之下,古老中国“朱门酒肉臭”的另一侧面则被隐蔽掉了;有的学者致力于吸收博大精深的中国哲学思想,认为中国文化在西方文化处于危机之时将担负起21世纪统一全人类文化的重任。这些新儒家人物提出了“文化中国”的口号,引领了儒学复兴的热潮;有的学者视中国为睡着的狮子,臆断中国的崛起将成为世上的一大威胁;也有的学者指出中国形象中不可调和的双重性,既有东方令人神往的奥秘,也有其本质上的劣根性……不一而足。总之,中国的形象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变化。接着,王老师又指出,中国在全球化的进程下直接受益,经济腾飞,这同时也为中国文化走向世界提供了难得的机遇,准确的把握中国形象在历史的演变对于我们制定自己的对策不无裨益。
    最后,对于同学们提出的张艺谋电影在西方的接受、史景迁对于中国形象的阐释等问题,王老师均做了细致解答,同学们表示受益匪浅。本场“西方人眼中的中国及中国人的形象:历史的演变及现状”主题讲座在同学们的掌声中取得了圆满成功。
     
    通讯:史峻嘉
    摄影:刘妍
    审核:刘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