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三十六——高科技时代文学的处境与可能

    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三十六
    ——高科技时代文学的处境与可能
    2017414晚,全院学生期盼已久的韩少功先生的讲座《高科技时代文学的处境与可能》终于在1005-5339报告厅如约而至。讲座开始前的两小时报告厅就已几无座位,后来更是无虚地可坐。随后,在王尧老师的隆重介绍下,韩少功先生开始了讲演。
     
    少功先生首先指出科技一直在改变文学、文化的生态,随之举例道:钱穆认为纸张发明过早使得汉族缺少史诗,照相机推动绘画由写实向注重写意转变。并由此告诫当代文科生,不应漠视、忽视科技。
    之后,韩少功先生高屋建瓴,就“科技改变什么”这一话题从人际关系空间变化、网络群体差异、知识的形式与获取、人工智能问题和科技引起的价值问题进行了清晰、生动的阐释。先生以他对科技深入的了解和深厚的学养作了视角独特的理性分析。一方面科技的突飞猛进带来可喜的便利与极大促进发展,很可能迎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但同时又会导致令人忧虑的各种社会、伦理等剧烈的冲突。韩少功老师半玩笑半严肃道,依据美国科学家库兹维尔的理论,2045年后人将长生,不再面临生死的抉择,然而这也意味着文学“爱与死”永恒主题的意义不复存在。
     
    对当今的社会,少功先生概括为高度的物质化与重新的神学化,因此人文精神将再次面临十字路口。他指出文理互盲、互轻,容易产生精神危机。针对理科可能过度迷信科技——认为可以解决一切问题,韩少功先生个性化概括为“数理逻辑的一神教”,他引老子“物物,而不物于物”批评了这一观点,希望“机器是人类的孩子”。同时他也提出应对之策――“人文互补,重建价值”,他认为文理只是“为术有别,为道专攻”,并期许文理互相之间应相互滋养,共同帮助人类迈过21世纪这道门槛。
     
    在随后的学生提问环节中,有关文学的角色问题,少功老师坦言问题的复杂性,但还是给出他的基本观点,文学应是社会发展的参与者,同时承认知识的局限性,应加强文理互动。他也表达了对如今科幻作品认识肤浅的失望,未触及最根本的价值问题。还有人问及科技时代能否产生优秀的长诗作品,少功老师给出了自己的认识,并透露了北岛的最新长诗作品。
     
    整场讲座少功老师对问题的分析深入浅出,最让人在场青年学子意外的,是他对网络流行用语的熟悉和对网络文化开放的姿态。同时他谦谦君子之风与风趣的形象给众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最重要的是少功老师启发我们去深入思考——文学与个人在飞速发展的科技与日新月异的世界的裹挟下如何存在。
     
    文字  曹宜峰
    图片  张廷宛
    审核  富俊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