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三十二:今天为什么要重新讨论“何为中国”

    今天为什么要重新讨论“何为中国”
    如果在现代中国的学术界列举出几位大师级的学者,葛兆光一定是其中的一位。从禅宗到道教,从经典诗词到异域文献,从清华到复旦,从海内到海外,葛兆光教授的学术视野广阔而博大,影响力波及海外,享誉国际。近些年,葛教授提出“从周边看中国”的观点,出版《宅兹中国:重建有关“中国”的历史论述》一书,今年再添新著《殊方未远:古代中国的疆域、民族与认同》,利用中西各方文献,重新审视“中国”的概念。在“中国崛起”的复杂国际背景下,这一问题的提出引起了广泛响应。
    20161027,葛兆光教授与香港城市大学教授李孝悌莅临苏州大学,再次围绕“何为中国”的问题展开交谈。连日的阴雨没有阻挡同学前来一睹大师风采的脚步,炳麟学术报告厅座无虚席,静待讲座的开始。
    六点半左右,王尧教授登上讲坛作简明扼要的介绍,随后引上两位嘉宾。李孝悌教授首先请葛兆光先生谈一谈“从周边看中国”的理论背景。随着美国“新清史”的研究成果受到关注,史学家愈发重视从满蒙等少数民族视角审视中国历史,对历史的研究思路也从传统的政治经济文化的分门研究转向民族认同研究。可以说,这是一次意义深远的史学研究的转向。早在北宋初年,思想家石介即写出第一篇以“中国”为题的文章《中国论》,当代学者许宏《何以中国》,许倬云《说中国》,也是以中国为题的历史著作的杰出代表。似乎“中国”已经成为大家习以为常的概念,而葛教授却从文献入手,借鉴美日诸国实力雄厚并处在不断变革中的中国史研究成果,对这一概念提出质疑。
    “中国”第一次成为问题是在北宋。当时的宋朝被契丹西夏等少数民族环饲,“天下”意识褪色,到了晚晴,清帝国更加清醒地意识到自己不过是“万国之一”。当代中国的边疆问题争议迭起,大家的目光再次聚焦于“中国”。
    李孝悌教授同样对西方汉学家的说法如数家珍,他指出有美国人类学家从死亡仪礼的视角分析中国文化,颇有洞见。葛教授认为人类学家的视野普遍愿意往下看,而历史学家则更加宏观,抓大问题。在谈及汉化问题时,葛教授回忆起前几日在北京的论坛上与欧立德的“交锋”。葛教授认为中国的文化是经过胡化的文化,散落在世界各地同样具有中国性,文化从来都是流动的活水,任何形式的离散都是正常的,不应把文化研究固化,在吸收异域研究成果时要看到它背后的政治的意识形态性。
    在提问环节,同学们积极踊跃。葛教授不仅做出耐心分析讲解,对同学们表述中的常识性错误给予一针见血的批评。有的同学问到国学问题,葛教授对“国学”一次给予负面评价,认为现今的所谓国学研究助长了民族主义情绪,而这是中国“崛起”后面对国际秩序时所面临的一大发展阻碍。还有的同学谈及文革话题,葛教授在简单回答的背后隐藏着知识人的责任感与忧患。最后发言的一位同学用自己的切身生命体验讲述了汉族文明与其他少数民族之间存在的隐形冲突与文化认同的困惑。葛教授直陈少数民族认定政策的隐患,少数民族的主体意识其实在这之后愈发明确。两位教授精彩的回答发人深省,讲座在同学们的“醉意”中结束。随后大家排起长队,希望得到葛教授的签名。
    报告厅外,新雨后湿润的空气使人分外爽快。葛教授渊博的学识与优雅的涵养是同学们为学的楷模,这次讲座将会成为大家大学生活美好的回忆,而对“中国”的概念的思考也会帮助大家在面对复杂的现实时,保持冷静的历史的态度。
       白新宇
       张廷宛
    审核富俊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