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三十:威尼斯与苏州——千年的历史与友谊

    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三十:威尼斯与苏州——千年的历史与友谊
      2016年10月20下午,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三十《威尼斯与苏州:千年的历史与友谊》在苏州大学独墅湖校区文科综合楼1003-3102举行。我们有幸邀请到威尼斯大学教授、副校长李集雅女士为我们做现场报告。苏州大学唐文治书院常务副院长季进教授和苏州大学文学院秦烨老师作为嘉宾出席了此次讲座。
     这是一场多元文化的思想盛宴,是中华文化与西方文化的交流碰撞。首先李集雅女士以一条龙在威尼斯和一艘贡多拉在苏州盘门的照片引入话题,生动形象地表现出苏州与威尼斯文化交流的友谊。马可波罗曾说:“古时候的中国人就知道,在遥远的地方,有一个叫大秦的国度,那正是古罗马帝国。”中国与西方文化的往来,可谓历史悠久。
     李集雅女士指出,早在十二事迹:“慢慢地,意大利的共和国,尤其是威尼斯和热那亚,开始了与东方持续的往来。由于亚洲地区人口的不稳定性及战争爆发,一直无法达成直接的往来。但是意大利凭借强大的海事力量,在小亚细亚地区,黑海沿岸以及克里米亚,获取了稳固的地位并不断扩张,垄断了与东方的贸易往来。”但从十三世纪初开始蒙古人的游牧部落扩张到了整个亚洲:国家被毁灭,城池被焚烧,天下改头换面,中国王朝分崩离析。纵观整个历史,我们就会发现:文武不能并存,但相互更迭交替,此消彼长:这两者之间从来无法统一,即使有,也很短暂。
     就宗教方面而言,蒙古人当时信奉一种萨满教。就像所有的原始宗教一样,它缺乏坚实的立论构架,因此容易接纳新思想和人文概念的植入:这种宗教童贞性,给了福音传播工作更多的鼓励和更多的空间。此外,各蒙古部落之间景教也具有相当的规模,在历史朝代的更迭中幸存下来。
     我们今天所说的丝绸之路,在古代早已有之,并在在中西文化的交流当中不断完善。在十四世纪,Odorico da Pordenone独自出发前往亚洲,穿越了特拉布宗,埃尔组鲁姆,巴格达,印度,到达了斯里兰卡和广东,是第一个到达西藏拉萨的欧洲人。之后马可波罗、鲁思蒂凯罗和利玛窦等人先后进行了中西文化的交流传播,让各国人民对地球另一端的国家有了一个初步了解。中国古代文献中记载道:“(利玛窦)居广二十余年,尽通中国语言文字。……见人膜拜如礼,人亦爱之,信其为善人也。”利玛窦向中国人民介绍了西方的科学和文化,增进了中西双方的友好交流。利玛窦对友谊有着独到的见解,并对中国文化研究颇深。“若为吾之真友则爱我以情,不爱我以物也。”“上帝给人双目双耳双手双足,欲两友相助方为事有成矣。”这不仅适用于人与人之间,更适用于国与国的交往当中。中国与西方,苏州与威尼斯在历史的交往当中建立了深厚的友谊,通过交流合作共同促进着世界的发展。
     在报告接近尾声之时,同学们积极发言,踊跃表述自己的思考和问题,本次讲座活动圆满结束。
    通讯:朱芸萱
    摄影:王雅喆
    审核:刘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