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二十九:从巴赫到瓦格纳:西方文化中的音乐、文字与图像

    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二十九
    从巴赫到瓦格纳:西方文化中的音乐、文字与图像
      20161010下午,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二十九——《从巴赫到瓦格纳:西方文化中的音乐、文字与图像》的讲座在苏州大学文综楼1003-3102教室举行。我们有幸邀请到哈佛大学博士研究生陈广琛先生为我们做现场报告。主持人由苏州大学文学院讲师、唐文治书院导师秦烨老师担任。唐文治书院以及文学院、社会学院、管理学院学生共同参加了此次报告。
      这是一场思想的交锋,一场激烈的头脑风暴。首先,陈广琛老师抛出音乐可以表达什么,音乐可以表现什么两个问题,随后用30秒的音乐让大家思考,从而引出表达与表现的不同概念:前者是抽象的,符号化的;后者是具体的,具有模仿性的。
      接下来,陈广琛老师用《拉奥孔:论画与诗之界限》当中拉奥孔与两个儿子将死之前的状态来论述文字表现的是一个过程,而绘画则表现的是一个切面,尤其侧重与在某一事件发生之前的截面。史怀泽先生在《论巴赫》当中认为,巴赫是用音乐来表现文字,音乐和文字从同一灵感当中产生。由此,陈广琛老师发问:是否存在纯粹的音乐?什么是纯粹的音乐?同学们踊跃回答,从情绪与声音,心中是否有杂念,目的与功能,音乐性与非音乐性等方面做出解释。
       接着,陈广琛老师阐述了音乐、文字、绘画各自的独立性问题。这就不得不提及音乐的定义与边界。在传统的观念当中,旋律与音乐并不完全等同。陈老师举了贝多芬《田园交响乐》中描绘暴风雨的片段。经过同学们的谈论得出人的主体是判断的关键标准这一结论。很多观点的不同是因人而异的。再者,陈广琛老师引出声音这一概念。以舒伯特降B大调钢琴曲为例,抛出问题:声音当中是否有感情?出现不和谐的旋律是音乐是否被打断?同学们从多种角度给出答案如感情与声音是相互融合的,不同的旋律表现了不同的画面层次。陈老师则用李商隐的《无题》来解释:“飒飒东风细雨来,芙蓉塘外有轻雷。金蟾啮锁烧香入,玉虎牵丝汲井回。贾氏窥帘韩掾少,宓妃留枕魏王才。春心莫共花争发,一寸相思一寸灰。”温柔和谐的旋律是芙蓉细雨,激烈的旋律是远处的惊雷。解释深入浅出,引人深思。
      陈广琛老师提到,噪音给予人空间想象,而音乐给予人内在想象。通过巴赫的音乐,我们欣赏到纯粹音乐的巅峰,聆听马太福音所载的耶稣受难曲,领略到赋格的艺术。歌词的实用,使音乐与文学相交融。而瓦格纳更倾向于表达最精确的只能通过音乐而不是文学。
      在提问环节,同学们发问:音乐家所处的社会环境与音乐是否能够割裂开来?陈广琛老师回答:这个问题没有确切的答案,我们应该去接受音乐家的不同的层面,这是存在且不可调和的。以及怎样理解演奏家实际演奏与创作时感情的变化?陈老师指出:伟大作品的出现标志着一个境界的独立存在,当再次演奏同一乐曲时,音乐家演奏的乐曲或许不能完全阐释其中的情感。
      在报告接近尾声之时,同学们积极参与提问,踊跃表述自己的思考和问题。至此本次讲座圆满结束。
     
                                                               
    图:王雅喆
    文:朱芸萱、白新宇、富俊玲
    审核:刘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