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二十四:《由岛至岛:翻译与中国》

    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二十四:《由岛至岛:翻译与中国》
     
    自从建造巴别塔的计划被上帝知晓,人类即生活在由语言所组成的不同区域之中,语言同时也是标记畛域的符号。而汉学家则勇于翻越屏障,探析汉语言文学的幽微妙处,提供新颖独特的研究视角。美国青年汉学家罗鹏即是其中的佼佼者。
    罗鹏教授于2014年夏天在苏州大学成功举办了一次以“离乡:疾病语言与政治设想为题的学术讲座,深受同学欢迎。二〇一五年末,受唐文治书院常务院长季进教授盛情邀请,二访苏大,以研讨会与讲座的形式,再次激发同学们的学术热情。
    研讨会于2015年12月29日晚六点在5335教室举行。罗鹏教授立足于在西方近代社会产生巨大影响的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法,以“恋物癖”的角度剖析贾平凹的小说《废都》中庄之蝶的心理内涵,细致地研究小说中反复出现的城墙砖、埙声、女人的小脚等物象的文化涵义,借此分析人物的性心理(边缘恋物癖)与精神世界,继而拓展了研究视野。与此同时,罗鹏教授将“恋物癖”这一概念运用到研究中国古人的怀古心态与文物收藏爱好之中,极具启发性,现代理论与古文化现象在水乳交融中使研究水平上升到新的高度。罗教授发言后,与会师生纷纷发表自己的观点。有的人着重强调《废都》中蕴藏的对传统文化精神衰败与老西安物质落后状况的惆怅情绪,有的人提出古人迷恋文物不仅是恐惧文化地位的丧失而做出的恋物癖式的行为(罗鹏教授的观点),而且是将自己拉回到历史的长河之中感受古人的风神潇洒,借此获得一种更高层次的文化享受。这种看法也得到了罗鹏教授的赞同与欣赏。不同场域中的不同话语为文学研究提供多重可能与无限机遇。研讨会在大家的积极讨论中达到高潮。走出会场,大家的思绪还停留在原地,回味着讨论的课题。
    12月30日下午,罗鹏教授在5339教室举行了一场以“由岛至岛:翻译与中国”为题的学术讲座。台下座无虚席,同学们对这一略显陌生化与诗化的演讲题目充满期待。
    讲座伊始,罗鹏教授操着一口流利的汉语做自我介绍,谦逊地定位自己是翻译家,编书人与中国文学研究者,之后便对华语文学的概念界定进行分析。此时,不同语言之间的隔膜与差异逐渐浮现出来。在罗教授不疾不徐的讲解下,同学们得知“由岛至岛”原来是马来西亚作家黄锦树的小说集的名称,而这本书充满了异样特色,有着广阔的阐述空间。接下来,罗鹏教授列举五个作品为例,具体阐释作品本身的高超之处与翻译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与创造的巧思妙意。阎连科在《受活》中为作品中出现的方言名词做注释,有时甚至为注释做注,如此一来,阅读作品的过程犹如把玩俄罗斯套娃,层层剥离中惊喜不断。阿来的《槐花》中主人公对乡音反应的迟令人回味,时间的延宕中承载着作家的思考,文学的魅力展现得淋漓尽致。香港作家董启章的《天工开物:栩栩如真》,黄锦树的《阿拉的旨意》,郭小橹的英文小说,罗教授围绕书中的语言问题展开细致分析,并引用德里达的名言“我只有一种语言,但它不属于我”,将讲座引向纵深处,而无情的时间宣告了讲座的结束,那异域的屏障不只有海洋与疆界,还有带着体温的人类语言。
    同学们在最后向罗鹏教授讯问英汉转移中遇到的问题,罗教授悉心解答——可以通过加注释或适当改动的方式完成。差异永存,求同路漫漫。
    意大利大学者艾柯以“昨日之岛”作为自己的文集名称。在格林尼治的分界下,时间的意义变得迷人;在罗鹏教授的讲解下,“岛”的意义愈发深邃。
    图:时雪昊、刘妍麟
    文:白新宇
    审核:刘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