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忆,最忆是杭州——唐文治书院2013级杭州文化考察记

    江南忆,最忆是杭州
    ——唐文治书院2013级杭州文化考察记
    公元2015年11月11日星期三,文治书院13级师生,游杭州。居二日,首日遍览西湖周围之景,次日于西溪湿地走马观花。会餐罢,驾车回程。至苏州,天色甚暗。杭州之行,群贤俱悦。
    提起杭州,总免不了那几句繁华而落魄的诗。提起杭州,总有那么几个不得不说的人。当西湖的暖风跨越千年,拂在我们的脸上,少了山河破碎的忧愤,剩下的,都是使人醺醺然的醉。当苏东坡的桥,依旧横跨半扇的西湖,这又见证了宋以来,多少的兴衰。
    初至杭州不免想起,柳三变在这里写过词,苏东坡在这里当过父母官,贾似道在这里横行,袁子才袁公安张陶庵曾在这里乐游别居。岳飞埋在这里,于谦葬在这里,苏小小魂销香断后,秋瑾绝笔“秋风秋雨愁煞人”后,都回到了这里。据说白蛇在这里找过姻缘,济公还在这里得过道。林升那首著名的讽刺诗流传后,临安城的名字一变,少了太多政治,反倒多了很多的风流。而如今经济飞起,绿城竟也成了金融贸易的一处焦点。
    思绪太长,时间太短,两天不足以阅尽四方之地,三两句不能够说完古今妙处。唯有匆忙前履古人的足迹,去顺一顺这个城市的脉搏。西湖自不必多言,很热闹,苏东坡妙喻无双,一语写断西湖诗。张陶庵表示:“恍逢西子面,大服古人评。”而今我等身临其境,于湖边远望,真是“山色如娥,花光似颊,温风如酒,波纹若绫。”暗叹袁公安诚不欺我。当时天气转暖,虽无缘一睹西湖晴雨的不同奇姿妙态,但见着了西湖,也算了却了一番心思。
    于谦墓也不用多说,墓很小,门很窄,宅很偏,总而言之,很冷清。这位当年叱咤风雨而又结局凄惨悲凉的书生,可能大多数除了记住他的两袖清风和石灰吟,再也想不起来北京保卫战时他孤绝的身影。于少保谥号忠肃,也算合适。古人云:大抵忠臣为国,不惜死,亦不惜名。不惜死,然后有豪杰之敢;不惜名,然后有圣贤之闷。门楣寂寞,于少保地下有知,可能也不甚在意吧。
    岳王庙与前者相比较,更为大气和宏伟。当然,这可能因为岳飞故事流传的更广。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这两句选自满江红的诗句,就镌刻成了门前的楹联,也算对岳武穆一生征战做了概括。正屋有其丈高坐像,上悬手书牌匾还我河山,笔法遒劲,观者仿佛看到了古人的一腔热血和心酸无奈。旁有其子岳云及部将牛皋的祠堂,长久陪伴。屋后有其墓,旁有秦桧四人铁像。“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铁无辜铸佞臣“。对联精妙,也是心酸。
      西溪湿地,风清舒畅,水转路曲,景色雅致。别居隐世的人可以前来游赏舒心。
      杭州景美,而时间太短,看不够其他风雅之地。西湖十景,有幸见到的,不过二三。他日有幸,再去相会。文治书院学子常以横渠先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为座右铭,在杭州,既看到了西湖美景,也瞻仰了两位少保的祠庙。二位的国家大义,更值得我们做学问者敬仰。
    更多资讯请关注书院官方微信订阅号“SudaTwenzhi”
    通讯:段鹏飞
    摄影:卢千航、陈梦佩
    审核:周郁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