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十八:关键十六天——白崇禧将军与二二八

                               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十八:
       关键十六天
       ——白崇禧将军与二二八
    2015年6月28日(星期日),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十八,也是本学期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的压轴大戏,在众多师生的翘首企盼中于晚上七点在炳麟图书馆学术报告厅拉开了帷幕。这次书院有幸邀请到了著名小说家、散文家、评论家、剧作家白先勇先生,为大家做了题为《关键十六天——白崇禧将军与二二八》的讲演。兴许是预见到了这次讲座的火爆程度,讲座场地也特意选在了可容纳人数多、宽敞明亮的学术报告厅,尽管如此,场内还是座位虚席。七点,白先勇先生在大家的集体起身欢迎的掌声中准时入场。首先,照例是季进院长简短精炼的开场,邀请大家一起,跟随着白先生这座文学史华语文坛丰碑,去领悟大时代背后个人力量的作用。
    白先生上台后,婉谢了为他事先准备的座椅,而是选择站立着为我们做演讲,笑言这是当老师的习惯,场内响起了善意的笑声。随后,白先生先介绍了一下自己与苏大的渊源。尤其谈到了之前在推广昆曲进校园时,《牡丹亭》在苏大进行首演时的火爆场面。苏大学子的热情让他至今难忘。而今日的讲座,先生却要聊些与以往不同的话题。那就是他的新书《关键十六天》中详细叙述的,关于他的父亲白崇禧将军与台湾的二二八事件。
    首先,先生通过几件重大历史事件的串联,概括了白崇禧将军功勋卓著的辉煌一生,让听者澎湃于这位“小诸葛”的赫赫战绩。随后,他大致陈述了写《关键十六天》一书的初衷。1947年台湾发生的二二八事件尽管已过去68年,但其影响和带来的阴影却长久留存在了台湾人的心里,甚至从更大的角度看,该事件也一直在影响着两岸的关系。因此,白先生认为,大陆民众如果不了解该历史事件,就无法理解很多台湾群众当下的政治心理状态,无法在沟通之中消除隔阂。而《关键十六天》一书,即在于以一个客观全面的角度对该事件进行历史性还原,让民众们真正探知到被无意或是人为掩埋的事件真貌。
    先生从抗战胜利后台湾社会大背景谈起,说到了被国民政府接受过程中出现的一系列社会问题。台湾人民在期望与现实不符后,对当时的台湾行政部门产生了诸多不满与怨愤。于是,一个小小的导火索出现,加上处理矛盾中的擦枪走火,无辜民众伤亡激起了民愤。面对游行和抗议,台湾行政和军事部门不是调停安抚,而是采取滥捕滥杀的暴力恐怖手段,给人民留下了更为深切的心理阴影,民心飘摇。
    就在台湾岛一片混乱之际,白崇禧将军临危受命,来到这片岛屿上。他用冷静客观之眼光审视了事件全貌,用智慧之头脑拿出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急救政策,用果决之政治手腕撤职查办了一批失职官员,用宽容怜悯之心赦免了无数在事件中被牵连的普罗大众。他在关键的十六天里为解决该事件,恢复台湾社会稳定的所作所为有目共睹,他对台湾人民发自内心的怜悯与爱更是受到了台湾人民的认可、感恩与尊敬。动乱之中愈加显出白将军果决在先、智慧不让、大爱盈怀的大将之风。而在白先勇先生随后播放的纪录片中,我们目睹了被还原的当时事件原貌,也得以一览伟人之时代风姿。
    纪录片播放完,观众们仍是心潮未平。下面的提问环节,观众互动与白先勇教授的互动更是精彩非常。有文学院的老师向白教授提出了专业性的文学疑问;有同学与白教授同乡,询问故乡对其文学作品的影响;有同学受讲座启发,深思当代青年对历史事件的记忆与遗忘。台上台下智慧火花碰撞,却始终一片笑声,暖意融融。
     两个多钟头的讲座很快结束,这学期的书院讲座系列也划下了圆满句号。白先勇先生说的一句话却始终萦于耳畔,“对于那些掩埋了的历史真相,我们只有全盘了解,才能去理解。只有理解了,才能达到谅解”。新一代的我们,接过了前人的十字架,踽踽行于谅解达成之路上,不妨就把这份美好期冀常按于心口。盼望着某一天,两岸同胞都能逝者已逝,追明日;相逢一笑,泯恩仇。
     
     
                                                                          文:刘畅
                                                                          图:莫涯
                                                                          审核:吴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