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记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纪念杨荫榆先生》

     

    201449日晚上七点,在王尧院长的带领下,唐文治书院的师生们于文科综合楼1005-5339报告厅听取了中国社会科学院陆建德教授的讲座《纪念杨荫榆先生》。陆教授丰厚的学养和清雅的学者气质深深感染了在座师生,其深入浅出的讲座内容更是令听众如坐春风。

    首先,陆教授给出了一个发人深省的文学历史观,即不应只片面地根据一人之见来评价历史人物或历史事件。尤其当此“一人”为学界大家(如 鲁迅先生)时更要抱有客观严谨的态度,切勿陷入主观臆断,人云亦云的怪圈。反之,应该结合多方一二手资料和人、事所处的大背景综合考虑,客观评价。

    然后,陆教授以亲切易懂的语言向听众讲述了杨荫榆先生所处的时代背景及其作为民国新女性,命途多舛而又杰出不凡,贡献巨大的一生。为我们还原了一位真实,可敬,可怜的杨荫榆先生。

    杨荫榆先生是中国第一位女性大学校长。1884年出生于江苏无锡,小名申官,1907年杨荫榆获公费东渡日本留学,进入东京高等师范学校学习,先生毕业回国后,受聘于江苏省立第二女子师范学校,担任教务主任,同时兼任生物解剖教师。1914年出任北京女子师范学监。1918赴美留学,进入哥伦比亚大学学习,获教育学硕士学位。1922年,回国后的杨荫榆先生一度在上海教书,不久便被北洋政府教育部召至北京,于1924年2月她被任命为国立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校长。杨荫榆先生先后任中央大学区立民众教育院讲师、东吴大学日文兼教育学教授,执教于苏州女师和省立苏州中学。三十年代中期,她还创办了名为“二乐女子学术研究社”的私立学校。1937年,日军侵占苏州,她目睹日军种种暴行,数度到日军司令部提出抗议。1938年1月1日被日军杀害于盘门外吴门桥,时年54岁。次年安葬于苏州灵岩山绣谷公墓。

    接着,陆教授向我们介绍了鲁迅先生《寡妇主义》、《忽然想到(七至九)》、《“碰壁”之后》、《并非闲话》、《我的“籍”与“系”》、《补白》、《答KS君》、《咬文嚼字(三)》、《记念刘和珍君》等文章中的与真实稍有出入的作为北洋军阀反动派的杨荫榆先生形象。同时,也介绍了许广平的相关记述。

    两相对照,现场听众无不对杨荫榆先生的遭遇感慨万分。

    基本情况交代完毕后,陆教授结合杨荫榆先生的生平中教养及留学经历,当时国民党执政下的时局,许广平的童年经历所导致的仇女情节,于“北师大学潮”前后的所作所为,为一直被诬为在女师大推行“寡妇主义”教育,是迫害学生的“一广有羽翼的校长”的杨荫榆先生平反并表示纪念。令在场师生感触万千。

    最后,王尧院长向陆建德教授表示谢意,并以互动探讨的方式对此次讲座做了精彩总结。其一,做学问要树立正确的学术观念;其二,做学生,应尊师重学与先进自由相结合,万不可出现学潮中愚昧的过激行为;其三,做事情,要注意应用科学的方法。

    此次陆建德教授的讲座不仅给听众以学术层面的指点,更是以润物无声的方式展示了新时代背景下学人应有的学养与气度,令人获益匪浅。

     

    (唐文治书院 李思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