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大学唐文治书院欢迎您!

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七十三:翻译与世界文学

发布者:吴雨馨发布时间:2019-12-25浏览次数:208

    12月20日晚,美国哈佛大学博士、瑞典皇家人文历史及考古学院外籍院士、欧洲科学院院士、北京大学燕京学堂特聘教授、现香港城市大学讲座教授张隆溪先生做客苏州大学,就翻译与世界文学一题,与同学们展开了交流讨论





张教授开始先给我们介绍了近几年一些重要的世界文学方面的西方研究著作,如A Definition of World Literature,World Literature and Eurocentrism,Distant Reading等。这些作品中往往有从欧洲到非欧洲的世界体系的观念。The World Republic of Letters中提到,亚非直到20世纪去殖民化,才开始在文学存在上提出要求张教授认为这是眼光局限体现

接着张教授指出了现在世界文学翻译遇到的一些问题。首先,Sapir-Whorf假说认为,语言结构会影响语者认知结构,这会对不同语言互相理解产生阻力。但是张教授指出我们不能觉得一种语言只有一种思维方式,它可以是丰富多样的,是可以互相理解的。其次,一些西方研究者试图证明翻译本身是不可行的。张教授以《圣经》为例加以反驳,指明天主教反对翻译是为了垄断解释权,而不是《圣经》本身不可译。而一些学者否定语言的传达意义,在张教授看来是一种反讽,因为否定语言的人往往讲得最多,讲得最漂亮。再次,在张教授看来,翻译其实并不会带来问题,而是突出问题,是将原本语言之内的问题突出显化,这才造成了语言之间的问题。

然后张教授对中国诗和其翻译问题发表了他的看法。西方对中国文学有一种误解,认为西方注重个人意志,而中国注重集体忽略个人。这种误解正是世界文学翻译需要去纠正的。张教授着重指出,一些西方译者由于追求所谓的保留文化色彩,对中文有一种非常固执的、傲慢的种族主义偏见,认为中文形象具体,西方文学理性抽象,这是他们对中国诗的错误理解引起的。因此,理解原文也是翻译的一大重点难点。

最后,对于世界文学究竟该如何翻译,张教授向我们介绍了两种方法:Foreignization和Domestication。他认为好的翻译应该在流畅表达原文意思的基础上,做到忠实、通达、文雅,和严复先生提到的“译事三难信达雅”、钱钟书先生所说的“翻译达到化境”有一定的共同之处。这要求译者要同时把握好本族语言和外文,并且时刻注意翻译的目的是译给不懂原文语言的人看。



在提问环节,面对同学们的提问,张教授均给出了高质量的解答,教授认为音译不失为一种办法,并肯定了注释的作用。此外,张教授认为作者的本意其实并不重要,最终还是要看读者的解读。

此次讲座圆满结束,在张教授的启发下,同学们对“不同语言体系是否会限制读者的理解”“如何判断理解是否符合作者本意”等问题有了自己的思考,大家由衷感谢张隆溪教授带来的精彩讲座。

通讯:杨忻璐

拍摄:李思睿

审核:范宇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