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大学唐文治书院欢迎您!

唐文治书院系列讲座之六十九:环境物象,生态想象,烟囱变形记

发布者:吴雨馨发布时间:2019-11-02浏览次数:10

    1028上午北京大学比较文学博士,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系博士,美国罗格斯大学亚洲语言文化系教授宋伟杰先生做客唐文治书院,开展了主题为环境物象,生态想象,烟囱变形记”的讲座。     

首先,在介绍今天所要讨论的话题之前,宋教授向大家普及了一些学术概念,如人类纪、环境物象、慢暴力、毒物话语、超物件、生态含混等,并界定了情感结构和意识形态的含义,为大家展示了学术界对人与自然关系的深刻探索,也为同学们提供了一把进入今天讲座内容之门的钥匙。







随后,宋教授以时间变化为轴,向同学们介绍了烟囱这一物象在中国文艺界的演变过程:

一、民国时期

    1920年前,“创造社”的诗人们对烟囱热情礼赞,视其为工业文明启蒙的代表。当时间到了1920至1930年时,“京派”创作者则提出,人们需要警醒烟囱的黑烟所代表着的时代的怨愤与畸变。宋教授单独以林徽因于1937年创作的《古城春景》为例,展示了烟囱作为新观念与现代病症的代表的双重性。总的来说,解放之前人们对于烟囱意象的观念已经形成了一种集体性的情感结构,但尚未形成价值观的集体感受。

二、新中国时期

    建国后,烟囱成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主流意识形态形象。在这一时期,林立的巨型烟囱从情感结构的具体表征转变为新价值观的意象,整体形象较为单一化。如老舍《龙须沟》电影改编版增加的烟囱与林风眠、关山月等画家笔下的烟囱等,都反映了这种意识形态取向。

三、改革时期

    到了1980年之后的“改革时期”,有关烟囱的文艺表述出现了两种不同的情感结构。一种来自于苏醒的环境意识,这种表述将烟囱视为环境污染、生态危机、过度发展的“魔”之化身。柴静的《穹顶之下》相当具有代表性,虽然这部作品是她私人情感与公众意识的杂糅,但它也展示出一种迟到的环境意识,展示出对“何为污染”的思考。此外,贾樟柯的《人在霾途》,赵亮的《悲兮魔兽》甚至周星驰的《美人鱼》,都表现出对环境污染的批判。

    而另一种则将废弃的烟囱再现为个人叛逆与情感的见证,是集体、政治意识的消逝以及被损害的工人阶级的化身。这种情感结构以张猛《钢的琴》为高潮,《铁西区》的烟囱则标志着工人阶级的落寞,《盲井》中的烟囱见证了人物的成长是一种后工业时代的怀旧。

    最后,宋教授详细回答了同学们的提问,并就同学所提出有关东北的工业问题,以萨满文化为切入点做了简要的阐述,介绍了文艺作品中后工业时代的悲情与救赎。






    宋教授将现代影视作品与研究相结合的独特方式,开拓了同学们的思路,使大家获益良多。宋老师深刻且富有张力的演讲,给同学们提供了一种新的研究文学的视角,更进一步丰富了大家对文学的认识。讲座在热烈的掌声中圆满结束。

通讯:唐亦丁

拍摄:杨忻璐

审核:范宇轩 吴雨馨